双月

红叶姐姐是世界的宝贝!

阴阳师:我红我 狗崽 酒茨 青夜 博晴
全职:all叶主翔叶
不要因为cp不同嫌弃咸鱼的我QAQ
人帅【假的】好勾搭欢迎找我玩w

【狗崽】Honey I'm Good

绝不二突:

这周的最后一更,明天开学,学校不许带手机x


以后大概都是每周一更或是两周一更了……





2


  妖狐看着大天狗,设想过无数凶残的场景。


  大天狗面对一个连架都不打的文艺青年,无论怎么干都好,都是占上风的——从他比妖狐高这方面来说,的确是这样的。


  大天狗开口嘲讽,妖狐无地自容。大天狗抡拳砸脸,妖狐死无全尸。大天狗眼神封杀,妖狐魂飞魄散。


  这么想着,妖狐抱着必死的心闭上眼睛,心里不停问候夜叉祖宗十八代。


  “你干嘛。”


  “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勾搭你女朋友了!!”妖狐头一低差点没给大天狗一个90°霸道总裁家仆式鞠躬,“求大佬您放过小的给小的一条生路吧谢谢!!”


  “噗。”


  妖狐疑惑的抬起头来,发现大天狗刚刚似乎笑了一下。妖狐眼珠子一转,心里有了数——遭了,怒极反笑,按照剧情,妖狐这个时候将会死的很惨。


  没等妖狐继续求饶扯皮,大天狗道:“不用那么紧张,这次来是想谢谢你上次的奶茶。”


  “……啊?”妖狐傻眼了,抬头望着大天狗。


  “还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。”大天狗皱了皱眉,“萤草是我的表姐。”


  “……哦。”妖狐眨眨眼,心底松了一口气。原来是自己误会了,人大天狗看上去五好少年一个,怎么会处女朋友嘛。这么想着,妖狐点点头,嘴角不自觉勾出了好看的弧度,接道,“那刚刚那些事也请不要说出去,我们只不过几面之缘,也不好再相处,你替我埋了这些事,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,有事可以来找我,如何?”


  “哦,对了,我在13(1)班。”


  听到这里,大天狗突然微微笑了笑:“知道了。”


  看着这莫名其妙的笑,妖狐心底一寒,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。事实证明,妖狐的第六感是很准的。


  “你看,你不是活着回来了吗。”妖狐一回到教室就坐回了自己的位子,坐在妖狐前边的夜叉回头道。


  “滚,贪生怕死!”妖狐瞪了一眼夜叉,对着他手一挥示意让他哪凉快到哪呆着去。


  “别生气嘛,我是想去搬救兵。”


  妖狐懒得去搭理他,坐在座位上望着窗外发呆,前边的夜叉叽叽喳喳聒噪个不停。


  清晨的阳光都那么刺眼,今天中午一定会热成狗。想到这里妖狐更是烦躁,直接屏蔽了夜叉的话,烦躁的一头搭在桌子上。


  夜叉也不自讨没趣,找前边的般若聊天去了。


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妖狐几乎都要睡着了。前边的夜叉突然拍了拍他的桌子,被妖狐一爪子拍开。


  “喂,喂!”


  “闭嘴。”妖狐道,“好不容易清静点。”


  夜叉居然奇迹般的真的闭嘴了,这可是往常没有过的事情。紧接着他同桌坐到他身边。


  “早。”妖狐头也没抬草草的打了个招呼。


  “早。”清冽低沉的声音似扣弦而出,并且似乎有点耳熟,却并不是他同桌的声音。


  妖狐猛地抬起头,看到身旁的大天狗后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。


  “又见面了。”大天狗碧蓝色的漂亮眸子映着妖狐惊慌失措的脸。


  怪不得大天狗露出那么阴的笑容。


  其实说不防备是假的,毕竟大天狗知道他在校外的那点破事,如果他告诉老师,老师知道了告诉他的奶奶,估计他的奶奶得直接气死。所谓肛不过就躲,没想到躲也躲不开。妖狐认命般的缓和了情绪,道:“嗯。”


  有些刺耳的上课铃响起,制止了交谈说话的声音,班上的同学都坐回了原位。


  晴明准时的走进了教室,坐在前排的红叶和食发鬼差点拍案而起。晴明微笑着拿着教材扫视了一圈班内的人,道:“假期结束了,也该收心了。”


  说了一堆枯燥无味的开场白,只有红叶和食发鬼听得起劲,老师说什么都对的字差点没写在脸上。


  “接下来,介绍一下我们班的新同学——大天狗!原先妖狐同学的同桌已经转走了。”晴明望向了大天狗。其实晴明这样安排座位是有心机的——互相督促学习助于成长,大天狗学习很好,妖狐也是其中的佼佼者,如果他们坐在一起互相学习互相竞争,就可以放心和八百比丘尼班的那些学霸们争抢年级第一了。想到这里晴明笑意更浓:“希望大家能好好照顾一下新同学。”


  大天狗站起来说了声多多指教,便又坐了回去。天地可鉴,这大天狗长的是好看了一点,但是他看起来傲慢啊,应该不会取代自己当上平安京高中人气王吧。妖狐心不在焉的敲着桌子如是想。


  晴明继续他沉长的除了前边两位就没人在听的开学一课,大天狗坐的端正,忽然转过头来看妖狐。


  “妖狐。”


  “啊?”妖狐瞥了一眼大天狗。


  “你们学校有个银发的跳芭蕾的男生吧,他是哪个班的?”


  跳芭蕾?还是银发?要是说最符合设定的那不就是自己吗?妖狐警惕的问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。”


  “上次联谊会他来我之前的高中表演,我想认识一下。”


  “哦。”妖狐认真的思忖着,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,因为他与大天狗应该是死活都合不来的类型,何必相识,还不如给对方留个最好的印象算了。想着,妖狐道:“上次联谊会我没关注,不知道诶。”


  大天狗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妖狐心虚的在本子上涂涂改改,很快磨过了一节课。


  妖狐再怎么不愿意,也终究和大天狗坐了一天。大天狗为人很闷,妖狐甚至连下课都没和他讲过几句话,不知道他有没有厌烦夜叉和自己聊天的声音。


  下课后则是社团的活动时间。各种社团开始招募,因为有新的学弟学妹们进来了学校。妖狐走到舞蹈社招募新员的地方,社长樱花妖在分发着表格。


  “妖狐来啦,快帮忙招新!”樱花妖招呼道。


  妖狐往那儿一站就是块浑身发光的金招牌,无需多言,几个微笑就可以解决的事情。女孩们拥挤着往这边拿表,妖狐则负责在一旁貌美如花。


  “妖狐,你去和桃花跳个舞吧。就那次联谊会的那个。”樱花妖看到人逐渐多了起来,表示很开心,连忙叫妖狐和副社长桃花妖跳舞。


  妖狐一口应下,和桃花摆好架势后突然想起大天狗。今天大天狗问他有没有会跳芭蕾的银发男生。


  “呜!桃花,我肚子疼,你先跳……”


  “别装死!”桃花杏眼一瞪,瞪得妖狐没了脾气。好吧,跳就跳,反正大天狗不一定在这里。


  人群退开留下一片空地,似乎形成了一个小型舞台。妖狐闭起眼缓了缓焦躁的情绪,睁开后金眸一片澄净。


  樱花妖放出伴奏,妖狐和桃花妖随即开始了动作。轻柔的音乐使得节奏缓慢而抒情,妖狐对这套动作已经烂熟于心——当初为了排练甚至连晚饭都没有按时吃。


  一伸一展都是柔和有力,优雅的动作让人不禁赞叹。


  直到收尾之时,人群中爆发出了掌声。妖狐微喘着,露出了自信的微笑,礼节性的拘了一个躬,扫视了一遍全场。这一扫,就发现了人群中的大天狗。


  怕什么来什么。妖狐觉得自己要窒息了,撒了个谎,一天都还没到就破了。当妖狐发呆的时候,一个女孩子上来问他可不可以合照,妖狐点点头后更有一堆的女孩过来和他合照,甚至还有要签名的。


  妖狐看不到大天狗的表情,只见他只是默立了一会,便离开了。


  樱花已经没有了单子,挥挥手道:“各位!我们舞蹈社的审核时间是明天下午,请各位同学明天下午……”


  妖狐愤愤然转身离开,心底是五味杂陈。毕竟是同桌,明天怎么面对大天狗。想着,妖狐毅然当了一回跟踪狂。


  大天狗还在处于震惊状态,一是震惊自己居然和自己一直要找的人是同桌,二是自己一直要找的人并不像自己想象那样高洁。


  虽说早有些预感,但当看见时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。虽说他不高洁,却意外的挺可爱。大天狗抿了抿薄唇,决定这个事等明天早上看到妖狐再做商议。


  现在大天狗是去参与学生会选拔的。大天狗决定摆正心态,认真去参与选拔。


  “大天狗?”有些傲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大天狗一回头,发现是酒吞童子。他皱着并不存在的眉头,开口道:“你转学过来了?”


  “嗯。”大天狗冷淡的点点头。


  “我就说,你们去那所学校还不如来这里好,认识的朋友多一些。”酒吞笑道,“本大爷可是这里的准学生会主席,罩你啊?”


  “不用,谢谢。”大天狗依旧冷淡。酒吞习惯好友的秉性,并不在意。


  “你去哪?”


  “参加学生会。”


  “正好啊,你表现得好了,本大爷开心就让你做副会咯。”酒吞道。


  大天狗无言,闭嘴走路。不到一会,就到了学生会招募的地方。一个白色短发的男生处理着单子,看到了酒吞以后便拍案而起,颇有红叶见晴明的架势,然后扬起声音吼了一声:“挚友!”


  来招募的人也挺多,有大半都是女孩子,估计又是一波颜控。


  酒吞点点头,走到那个男生身边看了一眼上交的单子,然后对他道:“做的不错。”


  “挚友交与我的任务,我绝对完成!”男生一副劳动最光荣的样子。


  大天狗开始怀疑这个学生会的质量。妖狐悄咪咪躲在人群里,发现他没有什么过激举动,便又放心下来。


  不过看这大天狗志向远大,要当学生会成员啊。准学生会会长酒吞童子可凶残了,不过看他好像和大天狗关系不错。


  看来还是需要好好提防一下大天狗啊。妖狐光顾脑内弹幕,人群离开了都不知道。所以当大天狗看到妖狐时,妖狐一愣,脚底抹油撒腿就跑。


  好了,明天就更加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。妖狐喘着粗气,抹了一把额前的汗,哀哀的叹了口气。


  也罢,明天再去考虑吧。


【tbc】

评论

热度(13)

  1. 双月绝不二突 转载了此文字